豆奶短视频app官方下载

【 WWW.】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暮白!

这个名字,对于其它人可能会很陌生。

但是对于上爵来说,是他刻入脑海好多年的名字,会带着他最心悦之人的名字,会强行把权谨变得不是权谨的一个名字。

他只属于万年之前的第一任主宰,并不属于权谨。

“上爵。”回答暮白的,是那道清冷平淡的声音。

面对曾经开劈过天地的四大守护之一,实力超强,无所不能,甚至可以只手撕裂时空隧道,上爵不应该毫不畏惧地冲上去。

可是他去了。

就像的父亲,他可以不是是超人没那么强大,但是只要有在的地方,就是天塌下来他都可以顶住。因为他的身下就是。

我认为,那样的强大才值得我去感动。

“应该知道,我来这儿的理由。”

暮白随便斜靠在一根石柱上,双腿叠交着,两只手插着裤袋,唇角会含着一丝邪气坏坏的笑,看人的目光只有黑暗和冰冷。

雪地少女穿的好保暖笑起来眼镜像月亮

他身上透露着一股慵懒之意。

带着点痞,就连说话的语气都是如此漫不经心,可是听在上爵的耳里,却字字犹如定海神针般坚固:“不是她,也变不成她。”

“当然,若要赌,我也可以奉陪。”

“我只想带小九回家。”

“回只有四大守护的家,其它人,挡着,必杀之!”

他说的好杀伐果断!

挡着,必杀之。

上爵看着正对面这张熟悉的脸,不熟悉的眼神,他看了会权家最上方的皇位,薄唇轻动地说:“可以,踏过我的尸体。”

“有要守护的人。”

“我亦有。”

“尘世间凡事不分对错,若我站在的角度,我亦会跟是同样的选择,只是恰好不巧的是,选择的是第一任主宰。”

“而本爵守的,是权谨。”

能说上爵错了吗?

他没错,他只是想给权谨一个完完整整的命运和人生,想看她自由,不用背负那么大的使命,可以不用成为任何人的代替品。

能说暮白错了吗?

他只是找了自己宠爱的半个世纪,他只是想找回那个女子回家,兜兜转转寻了万年,权谨是唯一复活殿下的希望,他放不下。

这个世界上没有两全的事情。

因为……得到什么,就会失去什么。殿下和权谨在曾经本就是同一个人,不可能同时存在,所以她们两人之间只能选一个。

或者……都死!

“只要能把她还给我,我可以不惜一切代价。”暮白笑意加深:“所以,来这里,是想替她继承记忆?还是想来送命?”

上爵:“送一个赌注。”

“要守护的那位女子,她的性格记忆和最后一缕烟魂在我身上,我现在把这些东西还给。”

“只需要再等一万年,它有一成可能性能再度形成人。”

那一刻,听到这些话。

暮白忽地低沉轻笑,嗓音含着久经数年的沧桑和无奈:“可是,只要她接受这份记忆,我不用再等一万年,我马上就可以见到小九。”

“而且,一成、加个一万年……认为,老子赌得起吗?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