y字幕网app视频

现在,她又编了一个故事。谎称被姐夫无情的抛弃,为了保留自己的尊严拒绝了抚慰金,然后又被抢劫导致身无分文,不小心借了高利贷,所以才落得这个下场。

白石麻衣在一旁心疼得不得了。

可是桥本奈奈未却在一边听得目瞪口呆。

这样也行?恐怕只有涉世未深的白石麻衣才会听信她姐姐的满嘴胡言了。

说不定,白石麻衣对叶萧主动送上门,也是因为她姐姐?

桥本奈奈未觉得自己抓到了什么,在那一闪即逝的灵光里。

而现在,白石麻衣又要被她姐姐拖下水了。

“你到底欠了他们多少钱?”

“大概五百万日元,如果明天还不上的话就要,就要让我去接客!”白石丽奈说着扑在妹妹的怀里轻声啜泣起来。

“真是太过分了!”白石麻衣怒不可遏,“可是怎么会欠这么多?”

“高利贷嘛,我也是被人骗了,他说利息很低,我就签了合同,谁知道———”

实际上白石丽奈现在身上穿的这身名牌衣服,手腕上的卡地亚表,LV包包都是借贷买来的,虽然已经离婚失去了富太太的光环,可是奢侈浪费的生活习惯一时半会还改正不过来。

花海待香少女的纯净夏日

从简入奢易,由奢入俭难大概就是这个道理?再加上十天五成的高利贷,足够让白石丽奈吃不了兜着走。

“可是五百万这么多……姐姐,我只能给家里打电话了,让爸爸支援一下。”

在白石麻衣看来,高利贷这种恐怖的东西当然是赶快还清为好。

“拜托了,千万不要告诉他们实情,要不然我也没脸回家了。”

白石丽奈请求道。

“我知道了。”白石麻衣说着拿起手机走到一边去给爸爸打电话。

桥本奈奈未见状凑到白石丽奈的身边问道:

“你是在骗她对吧?”

“骗她?高利贷的人你也看到了,难道我是在骗人?真是不知道麻衣样怎么有你这样没用的朋友,一点忙都帮不上!”

“你———”桥本奈奈未被气得够呛,问题是她自己每月就那么点薪水,现在的乃木坂46依然还在创业期,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可以收获成功的红利。

就那么点收入,她除了要贴补家用,还要维持自己在东京的基本生活,真的很不容易了。

“瞧你这副寒酸的打扮也知道是个穷鬼,我劝你离我妹妹远一点。真是的,麻衣样也不知道把眼睛擦亮点,什么下三滥也拿来做朋友!”

白石丽奈鄙视地看着她。

“麻衣样要交什么样的朋友是她的自由,不是谁都像你这样拜金的!”桥本奈奈未再好的涵养此时也忍不住愤怒了,真不知道天性善良纯洁的白石麻衣怎么会有一个如此势利的姐姐。

“我拜金?呵呵,只是有钱人都看不上你吧。”

“我和你没什么好说的,但请你别害了麻衣样,也是你把她逼到叶萧那里去的吧?”

提起这件事桥本奈奈未就恨得牙痒痒,连她自己也因为这件事被陷了进去。

“是又怎么样?跟你有什么关系?这是我们姐妹间的事,你一个外人管得着吗?”白石丽奈牙尖嘴利地反讽。

“她不是外人,她是我的朋友,姐姐请你别再乱说话。”

白石麻衣也是人,也有自己的感受,桥本奈奈未是她为数不多的朋友,是她在最困难的时候会伸出援手,是可以给她提供温暖怀抱的女人。

总而言之,桥本奈奈未是对她来说非常重要的人。

“好了,姐姐能和她计较吗?不过是为了试探她一下,现在没事啦,钱拿到了吧?”白石丽奈急不可耐地问道。

“爸爸说明早就给我打钱。”

“好了,钱一到账你就把它取出来,我要拿它去还债。”

“知道了。”

“今晚我就睡在这里,那是你的房间吧?”

白石丽奈说着进了妹妹的房间,重重地将门带上。

白石麻衣苦笑看着桥本奈奈未。

“对不起,我也不知道怎么会这样!”

虽然知道姐姐和姐夫感情有问题,可是猝然见到姐姐这么狼狈的被扫地出门,作为妹妹的她心里也不好受。

“没事的,不过高利贷?”桥本感觉白石的姐姐没有说真话,关于那500万的高利贷到底是如何欠下的?

“已经解决了,爸爸明天会打钱过来,姐姐接受了这次教训一定会平平安安的。”

“哎,希望如此吧。”

桥本奈奈未也不知道说什么,明明白石丽奈错漏百出,可是白石麻衣还是选择相信姐姐。

“我出去一趟。”

白石麻衣说着披上外套,到玄关处换上鞋子。

“已经是晚上了,你要去哪里?”桥本奈奈未追上来问道。

察觉桥本眼中的关切,白石麻衣微笑着说道:

“我去见见姐夫,哦,现在应该叫他松山贵志了,我想问问她为什么和姐姐离婚,姐姐明明那么努力又辛苦的付出了一切!”

“我和你一起去!”

“不用,我自己一个人去就好了。“

白石麻衣断然拒绝道。

桥本奈奈未很少见到她如此决绝的一面,她平常行事都很温柔,也在意别人的想法,可是在这件事情上她显然不想让自己再插手了。

也对,她去了又能帮上什么忙呢?上次针对叶萧结果是赔了夫人又折兵,自己损失惨重,被那个男人压在床上折腾了几个昼夜。

白石麻衣再次返回姐夫家公寓附近,横穿过这条街道,经过那片郁郁葱葱的绿化带草地就是高层公寓楼下了。

可是,她的身子忽然定住了,眼睛直直地看着街角对面。

一个身形高大的男人抱着小女孩从她的眼前经过,身旁还跟着一位优雅的女性。

这不是松山贵志吗?那女人?不正是西田里香吗?

那个孩子?

难道———

仿佛一声巨雷在心中炸响,她想也没想的朝那里跑了过去。

一个人势单力薄的拦在了他们前面。

“白石麻衣?你怎么来了?你姐姐呢?”

西田里香左右看了看,发现只是她一个人。

“为什么?”白石麻衣的眼中噙着泪水。

“什么为什么?”西田里香责怪地看了一眼松山贵志。

“来,美雪,到妈妈这里来。”

“不,我就要爸爸。”

小女孩紧紧地抱住松山贵志的脖子不松手,可是男人不仅没有半点不耐烦,反而轻轻地抚了抚女孩的脑袋。

“抱歉。”西田里香露出一丝苦笑。

当女儿逐渐长大懂事的时候,有一次问她美雪的爸爸呢?保育园别的小朋友都有爸爸,可是只有美雪没有。

她尴尬的不知如何作答,尽管之前在心里做了种种准备,可是真当面临女儿的疑问时,那双水灵灵的大眼睛里映照着成年人的无奈和复杂。

“爸爸去国外出差了,要好几年才能回来,美雪要乖乖的哦。”她不想让孩子感觉自己没有爸爸,是一个被父亲抛弃的女儿。

有一次松山贵志来家里找她,结果小美雪以为是爸爸回来了,抱着他的腿哭得稀里哗啦,她也没好意思说那不是她的爸爸。

就这样误打误撞,虽然后来解释了也无济于事,女儿一心认定了这个男人就是她的爸爸。

所以没办法,西田里香为了弥补对女儿的亏欠,只能是拜托了松山贵志,本来以为他贵人事忙,可是没想到他竟然立刻就答应了。

不仅答应每周定期见一次面,一起带女儿出去转转,吃点好吃的,逛逛游乐场、商场,这个时候女儿总是一刻不离的抱着爸爸。

就连上厕所也不放过他。

想想松山贵志真的有点不容易!

“原来连女儿都有了,我说怎么和我姐姐离婚了?西田里香,你不得好死,逼得我姐姐和叶萧分手,然后又拆散了我姐姐的婚姻,你怎么能这么恶毒呢?”白石麻衣气得红了眼睛,她从来就没有见过这么无耻的女人。

“你说谁不得好死?你说谁逼你姐姐和叶萧分手的?明明就是你姐姐嫌贫爱富,把叶萧给甩了,现在反而来倒打一耙!至于你姐姐离婚关我什么事?她自己栓不住男人的心难道还要来怪我!”

西田里香也懒得和她解释美雪并不是松山贵志的孩子。

“不是这样的!你在撒谎!”白石麻衣愤怒地望着她,“松山贵志你告诉我,为什么和我姐姐离婚?她做了什么对不起你的你要这样对她?”

“白石丽奈她出轨了,就是这么简单,具体的情况你可以回去问她自己,我这里就不啰嗦了。里香,我们走吧,我送你和美雪回去。”

松山贵志朝身后挥了挥手,一辆黑色的宾利轿车驶上前来,他带着小孩和西田里香一同上了车。

望着豪华汽车远去,白石麻衣委屈地蹲在地上大哭起来。

“骗子,你们都是骗子!”

盛满星斗的天空下,只有女孩孤独悲伤的身影。

“爸爸,那个姐姐怎么啦?”车里,美雪睁大着那双懵懂的眼睛,困惑地问道。

“她说爸爸欺负了她的姐姐,所以很生气,美雪你看爸爸是那种欺负人的人吗?”

“才不是呢,爸爸是天底下最好的人,那个姐姐才是坏人,我们不要理她就好了,让坏人和坏人自己玩去。”

“美雪真聪明!”

松山感慨地说着,侧身看着西田里香。

“你还在等他吗?我看他是不会回头的了,据我的调查,他最近的桃花运好像很好,而且对那个名叫西野七濑的小偶像明显很上心,你看要不要?”

“算了,这么多年过去了,在他的心中,我可能永远只是当初那个跟在他屁股后面流着鼻涕的小女孩吧。”

西田里香叹了口气,“不过真是苦了你,为了替我出口气,才和那种女人结婚,现在那个女人一定活得十分痛苦吧。此刻想来,当初的我和你也实在太荒诞了点,不过幸好一切终于都平安的过去了。”

“那你当初答应我的……现在都不做数了吗?”

松山贵志苦笑着摸了摸孩子的小脸。

“这个孩子……是他的吧?”

“不是,是我的,是我一个人的孩子,与他无关。”西田里香斩钉截铁地说道,声音中透露着一股狠绝。

“你啊你,总是会做出这么疯狂的事,那个西野七濑,真的不需要我帮你处理掉吗?就像处理掉白石丽奈?”

“白石丽奈是个势利肤浅的女人,所以自己就迫不及待的跳进陷阱里面去了,可是那个小偶像,却感觉是一个非常执着的人,感觉不是那么好欺骗吧。”

“你认为我会失败?”松山贵志不可思议地看着她,“也只有你如此低估了我的魅力吧。”

“那你去试试,看看叶萧会不会和你拼命?”西田里香没好气地说,“到底是谁疯狂?明明就是你自己吧?”

“试试就试试,反正我现在恢复单身,你既然不愿意嫁给我,那我说不定再娶个小偶像玩玩,不过这次说好了,如果我成功了你就嫁给我。”

“如果你失败了呢?”

“那我一辈子不结婚就好了。”

“无聊。”

松山贵志说着给《nico》杂志的主编龟井沙耶香去了一个电话,请她再次安排西野七濑拍摄杂志1月号的内页照片,做一个专题访问。

他倒要看看,一个小小的偶像,怎么能抵挡他这位高富帅的魅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