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香蕉视频app安卓破解版

江盼盼不是很懂A市的天气,明明大好的天气,怎么她睡了一个午觉,突然就阴沉下来了呢。

她看了看手机,才四点多,也不知道她的陆哥哥什么时候才可以忙完事情,然后来找她一起吃晚饭。

无所事事的江盼盼裹了一件棉衣,打算自己一个人捣鼓一首古筝和琵琶的合奏。

她试了试,发现还是可以尝试的,就是自己不是左撇子,左手没有右手那么灵活。

江盼盼玩了一会儿,心里面总是想着陆昭庭,松了手,往身后的沙发倒了下去。

五点了,陆哥哥什么时候打电话给我可以出门了呢。

她刚戳进去陆昭庭的头像,手机就震了一下,下一秒,通话就进来了。

江盼盼脸上的表情从忧转喜,连忙坐起身,接了电话:“陆哥哥,忙完了吗?”

电话那头的陆昭庭刚下飞机,听到她这话,就知道她等急了。

他有点心疼,但又觉得心头饱满:“忙完了,我们六点见好不好?”

“好啊,好啊,我们在哪里吃饭啊?”

“家附近吧。”

午后的小清新

下午天突然之间阴沉下来了,这气温说降就降。

“好!”

陆昭庭什么都没带,孑然一身去的S市。

下飞机之后他行李都不用取,直接就去停车场取自己开来的车。

挂了电话之后,江盼盼连忙去洗脸化妆。

这会儿已经五点十分了,留给她梳妆打扮的时间没多少了。

江盼盼有些后悔自己起床的时候没有先化好妆,现在手忙脚乱的。

紧赶慢赶的,陆昭庭的电话打过来的时候,她才刚化好妆,可是衣服没穿好。她一边应着电话那头的陆昭庭,一边翻着衣柜,找了半天,都不知道穿什么好。

“我上来了。”

陆昭庭说完,就挂了电话了,下一秒,门铃就想起来了。

江盼盼低呼了一声,随便抽了一套衣服换上,然后跑去开门。

她跑的快,开门的时候人都是在喘着气的。

陆昭庭看着她这个样子,不禁笑了一下:“怎么了,还喘气了?”

陆昭庭囧了囧,抬手抱着他:“陆哥哥。”?他伸手环着她的腰,抱着人往里面走:“可以出门了吗?”

“可以了,我换双鞋子就可以了。”

陆昭庭笑了笑,“不用急。”

他说着,松了手,让她去穿鞋子。

江盼盼今天穿了短裙,陆昭庭想起外面的天气:“盼盼,今天外面很冷。”?“不怕的,这条打底裤很厚的。”?她说着,坐到玄关的小凳子上,从鞋柜里面抽了一双长靴出来。

陆昭庭本来还想说些什么的,见她穿了一双长靴,笑了笑,没再说什么了。

他以前从来都不知道想一个人到底是什么感觉,可是自从和江盼盼在一起之后,好像只要一离开她,就忍不住想起她。

从S市飞回来也不过是一个多小时的时间,然而就是这么一个多小时,他却一直都在想她,想她在干什么,想她会不会想她,想她是不是还在为赵玫的反对烦恼。

如今看到她,陆昭庭觉得自己的一颗心才算是安稳下来。

江盼盼穿好鞋子,一抬头发现沙发上的人正看着自己,她心底美滋滋的,起身走到陆昭庭的跟前,“陆哥哥,可以出门了。”?陆昭庭勾了勾唇,起身牵着她:“好。”

今天确实是降温了,刚从楼道出去,江盼盼就感觉到不同前几天的冷意了。

她忍不住缩了一下,身旁的人将她裹到怀里面。

这么冷的天,当然是适合吃火锅。

江盼盼在国外的那五年,全都是靠火锅撑过去的。

陆昭庭确实是忙,之所以今天晚上过来陪她吃饭,是因为他明天不在市区这边,要到A市一个比较偏的区那儿去出差,一共三天。

明天是周日,可是陆昭庭却要出差。

分别的时候,江盼盼抱着人不想撒手,可是时间已经不早了,两个人吃了晚饭之后又看了一场电影,然后回江盼盼家吃了个夜宵。

这个时候,已经快十一点了。

舍不得归舍不得,江盼盼也不忍心他那么晚回去,第二天一大早起来去出差。

她到底还是松了手,抬头看着他,伸手摸了摸陆昭庭的脸:“陆哥哥,星期三江北同志生日,我要回去S市一趟。”

陆昭庭愣了一下,他周二下午回来,她得回S市,这么一错开,两个人要有五天时间见不着。

“好,到时候记得跟我打电话。”

“嗯。”

这一次回去,江盼盼决定再跟赵女士谈一谈。

“盼盼乖。”

“我乖,那有没有礼物?”

她仰头看着他,眼睛亮得很,看得陆昭庭心头都是软的:“怎么会没有。”?“好,我记着了!”

她说着,松了手:“不早了,陆哥哥回去吧。”

“嗯,天冷了,晚上多加一床被子。”

“好,听陆哥哥的。”

她说着,还煞有其事地点了点头。

陆昭庭笑了一下,“盼盼。”

“陆哥哥。”

他叫她一声,她就叫他一声。

最后,江盼盼担心他太晚了,抬手推了他一下:“快回去吧,陆哥哥。”

“那我走了。”

“好,拜拜啦,陆哥哥!”

门被她合了大半,剩了一条缝,江盼盼就从那一条缝里面看着他。

陆昭庭看着她那张脸,忍不住抬手摸了摸。

又想亲。

强忍着心底的想法,他挥了挥手,示意她进去:“我走了,记得要多穿衣服,别感冒了。”

“恩恩。”

情人间总是这样的,就算只是一个小小的分别都特别的艰难。

看着陆昭庭一步步进了电梯,江盼盼才念念不舍地关了门。

她洗完澡已经快十二点了,陆昭庭刚好回到家,给她发了信息。

两个人应了一声之后去找周二回去S市的机票。

她刚订完机票,许久不找她的江律突然之间发微信问她什么时候回去S市。

江盼盼惊了惊,把机票截图发给他。

江律回了一个“哦”字之后就没再找她了,江盼盼觉得奇怪,但她也没多想。

而此时,在S市的江律,抬手揉了揉太阳穴。

赵女士的一番话让倒是让他有些头疼,偏偏江盼盼又是个傻的。

唉,真是难为他这个做哥哥的了。